深度剖析!校園欺凌的暴力根源竟是這個 細思極恐

2020-06-15 15:54

 校園欺凌,當前在不同國家的教育生活中皆有出現,本質是暴力,是人的攻擊本能和人性之惡失去控制的結果,有著深刻的文化根源和人性根源。已有研究指出,校園欺凌是“溝通缺乏、道德失范、反學校文化和家庭結構功能缺損的綜合產物”,“通行做法是通過反校園欺凌立法及完善相應政策規章來破解”。青島大學青島教育發展研究院副教授黃慶麗認為,從人性惡的暴力根源上對之加以審視,并基于教育治理來探索積極有效的防范措施,可為根治校園欺凌提供一些新的思路。一起了解一下吧。

 
校園欺凌產生的外部影響因素
 
“欺凌是一種自覺的、蓄意的、重復的攻擊行為和操控行為、排斥行為,它是由某人或多人對付另外一人或另外一群人。”校園欺凌可以是現實施加的,也可以是網絡生活中的虛擬欺凌。這損害了學生的身心,消解了教育的功效,更是破壞了家庭幸福、學校文明和法治精神。李克強總理對此強調:“校園應該是最陽光、最安全的地方!”其產生的外部影響因素有如下幾個方面。
 
1
 
大眾傳媒傳播暴力美學
 
電視、漫畫和小說中充斥著對暴力的美學渲染,無形中誤導青少年的道德判斷和行為方式。暴力具有破壞性,美學卻能滿足審美愉悅,兩者被糅合起來后,刺激青少年的感官,發揮不良示范作用。若家庭和學校沒有針對性地引導其道德判斷,當發生人際沖突時,或壓抑的暴力欲望無法排解時,校園欺凌易于發生。
 
當暴力成為流行的亞文化,青少年往往缺乏免疫及抵制能力,影響德育的預期功效。浙江財經學院倫理研究所副教授鄭根成在《對大眾傳媒道德審判的倫理反思》一文中指出,“人們期望大眾傳媒能承擔起對整個社會美德和目標的相應責任,即在充分滿足公眾知情權的同時,還應成為主流價值的塑造者與引導者,并成為促進社會寬容、理解、融合和發展的積極動力。
 
人們之所以抱有這種期望,是因為大眾傳媒在事實上已然成為一種教育工具,而且也許是最強大的教育工具。”可是對大眾傳媒承擔教化責任的期望落空了,暴力美學成為提高流量和拉動眼球經濟的手段,觀看暴力表演成為青少年唾手可得的文化消費。當暴力美學被傳播后,青少年誤以為這是英雄氣概,或個體挑戰及反抗社會的方式,認為這是酷和強權的象征,而沒有觸犯道德和法律的底限,從而助長了暴力的滋生橫行,成為校園欺凌的溫床。
 
2
 
社會生活存在暴力行為
 
社會轉型的不適應,忽視正統價值,過度追求物欲,加之有些矛盾難以調和,人與人的沖突未能及時化解,讓社會遭受暴力的威脅。南京財經大學法學院社會工作系教授李寧認為,“‘狠心’‘無情’替代了人際和諧相處和忍讓,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關心被蒙上了一層陰影,誠實與真善美又一次被顛覆。”
 
傳統文化中也含有暴力因子,目前又產生了新的暴力形式,如女性暴力、弱勢群體暴力和青少年暴力多發。而和平解決爭端的方式,如對話、協商、妥協、寬容和忍耐等,被污名為“不諳世事”“老實人吃虧”。在社會運轉中,缺乏柔性力量的調和與制衡,讓暴力乘虛而入。這意味著青少年的生活環境被暴力污染,對其為人處事方式造成不良影響。
 
和平的、富于耐心和愛心的方式化解沖突的正面示范不足,使他們在解決人際爭端時缺乏合理方案,暴力會沖破其脆弱的道德防線,成為首選方案,社會生活中存在的暴力行為,以及如何處理這種行為,影響青少年對校園欺凌的價值判斷和行為選擇。
 
3
 
學校教育缺乏預警機制
 
學校教育對提升青少年的道德素質和審美能力負有重任,可當前智育掛帥,德育、美育、體育和勞動教育的時空被擠占。在知識教育為重的觀念和行為主導下,其他各育也表現出知識化傾向。簡言之,對防范校園欺凌重視不足,缺乏科學有效的主題活動設計,教師也尚未做好相關知識及技能準備。
 
在學校和教育管理層面,缺乏應有的預警機制和應急方案,往往采取事后處理的被動方式。若能在政策法規建設、教師專業教育和學生德育中未雨綢繆,可規避在校園欺凌實際發生后付出更大的治理成本。當前教育改革的動向是從智育為重轉向核心素養,強調涵育學生的文明素養,是對素質教育的深入推進及操作具體化。
 
杭州師范大學教育科學研究院教授張華指出,“素養與核心素養是高級能力與人性能力。所謂‘人性能力’即建立在人性、情感、道德和責任基礎上的能力。素養作為能力,是道德的、負責任的。”由此,把立德樹人、德育為先和素養為重的理念轉化為行動,讓學生身心舒展和自由成長,暴力才能從教育中退場。
 
校園欺凌產生的內在根源
 
上述主要從外部影響因素探討校園欺凌為何發生。從內部根源分析其產生緣由,可擴展對此問題理解的深度及廣度。當我們以為暴力不會出現在校園生活中時,單純活潑的孩子卻成為校園欺凌的施害者或受害者,因此,從內外兩個角度分析其產生的原因,可為問題根治提供較為全面的視角。
 
1
 
暴力伴隨人類文明的進程
 
尊重基本的歷史經驗,我們會發現野蠻和文明是人類的兩副面孔。戰爭作為主要的暴力形式,全面影響政治、經濟、文化和科技走向。最高的戰爭技術手段——核武器的發明,讓人類可通過最極端的暴力形式終結歷史。即使處于非戰爭狀態,制度化暴力和文化中的暴力因素也始終存在。
 
個體的生命成長大致重復人類歷史的演化軌跡,經歷從不文明到更為文明的發展過程,暴力潛藏在個體的生命基因中?档峦砟晏岢“永久和平論”,希望徹底消除暴力以讓人擺脫其控制。學校教育只有具備深切的人文關懷,肩負起教化民眾和使社會文明化的職責,才能為人類的永久和平貢獻力量。能否最終消除暴力仍不得而知,可經由學校教育對人性的柔性感化來減輕其發生頻率及危害程度,不失為一種可行的方案。
 
2
 
學生非理性情緒情感未能宣泄與升華
 
暴力是人類文明的陰暗面,是人負面的非理性情緒情感集中爆發的表現,是傷害和破壞性能量的釋放。心理學家弗洛伊德指出,非理性情感帶來的破壞性沖動可通過藝術創造和道德修養等方式加以疏導和轉化,轉變并升華為正面的精神力量,服務于個體成長及人類文明的進步。
 
蘇聯教育家馬卡連柯成功改造青少年違法者的事實說明,學校教育能把攻擊本能和暴力沖動轉化成校園集體生活中團結友愛的精神,超越為求知的探索樂趣,升華為個體“知恥而近乎勇”的內生道德動力。當學生潛意識中的暴力情感無法合理宣泄并適度升華,會在生活中爆發出來,從而產生校園欺凌。課堂教學可采用角色扮演讓他們共情,站在他人角度體驗暴力引發的痛苦感受。對校園欺凌采取“寬容而不縱容”及“零容忍”,把惡消解在萌芽中,讓負性能量升華為成長的動力而非阻力。
 
3
 
教育的文明和教化程度不足
 
學校教育若要遏制校園欺凌,需注重自身的內涵建設,加強內部治理,從根本上提升學生的文明素養與教化水平。以儒家教育為主體的傳統教育文化,蘊涵豐富的教化思想,完全可以和世界不同的教育文明體系對話,可滋養現代人的精神世界。詩教、禮教和樂教培養溫文爾雅的君子人格,以人的內在修養祛除粗鄙之氣,讓人主動放棄并抵制暴力的野蠻。
 
現代教育應有承續傳統的文化自覺,重振文明教化;同時立足于時代主題,創設新的使人文明化的方式,如針對媒體暴力和網絡暴力,有意識地幫助學生提高識別能力和抵制能力。如此,當校園欺凌的暴力侵犯發生時,足以通過教育內部治理來形成“防護帶”和“隔離墻”。
 
治理校園欺凌的教育之道
 
暴力非因教育而起,卻能由教育而止?刂菩@欺凌,需要教育的深度參與,教導人即使在危急中使用暴力,也要有正當理由。教育致力于人性善和文明行為的教化,可在校園欺凌尚未形成時,及時阻斷暴力之惡的萌生。校園欺凌傷害了生命安全和尊嚴,幫助學生合理疏導和升華非理性情感,提升其人格修養和文明素養,是防范校園欺凌的教育正道。
 
1
 
實施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的宗旨是培養健康的身體、理性的心靈和高尚的靈魂,對阻斷校園欺凌有正向價值。若沒有對生命的敬畏和熱愛,則很難承認和尊重人的身體權益及精神權益;若內心貧瘠、缺乏深沉的情感體驗,則不會主動保護和關愛同學的生命,難以在欺凌時承擔起保護者角色。
 
從幼兒園到大學,設計一體化的生命教育課程,引導學生體驗生命的寶貴和神圣,樹立嚴肅、科學的生命意識,鼓勵他們熱愛并善待生命,足以對校園欺凌自覺反對和制止。只有學習尊重和善待所有的生命,反校園欺凌和反暴力才有深厚的倫理基礎。哲學家史懷哲創建了“生命共同體”思想,呼吁人們善待自然、他人和自我的生命,懷敬畏之心去幫助有需要的人,以和平之心扶持弱者,以博愛之心容納萬物。
 
這些倫理資源可吸收到生命教育中,活化為課程教學和實踐活動,防范驕傲、殘暴、仇恨和冷漠這些負面情感對青少年心靈的侵蝕。開展生命教育,根本意義在于讓學生學會愛生命、愛生活、愛周圍的人及周圍的世界,如此,校園欺凌才會無處遁形。
 
2
 
教會學生處理非理性情感
 
學校教育要正視校園欺凌的長期性和復雜性,責無旁貸地教導學生疏導、發泄和升華非理性情緒情感。通過情景模擬、自信心訓練和憤怒管理,當學生處于非理性情緒情感中時,用疏導而非壓制的方法,協助他們把嫉妒、憤怒和怨恨等負性沖動釋放出來,避免在生活中因過度壓制或過度爆發而自傷或傷人。
 
最理想的教育效果是把負面情緒情感升華為完善自我的動力,把破壞意識轉化為追求完善和卓越的正能量,如嫉妒時不是損害他人,而是盡量彌補自身不足;憤怒時不被怨恨控制,而是學習寬容和諒解。學校教育要為學生營造健全成長的空間,展現優秀歷史人物對道德境界的向往,激發學生的求知、求善熱情,讓他們充分參與到藝術審美、體育活動和勞動活動中,保護學生的精神世界不被暴力占據。幫助學生識別和調整非理性情緒情感,教會他們處理人際沖突和自我沖突,讓他們有勇氣、有方法團結起來反對校園欺凌。
 
既不主動欺凌別人,更不會成為逆來順受的受害者,旁觀時亦能明辨是非、仗義執言,保護自己和同學。為捍衛正義、維護尊嚴及保護生命,在不得不使用暴力時亦不會怯懦和退縮。
 
3
 
提升教育的文明與教化程度
 
現代教育,既要奮力發展,實現家庭和社會寄托的政治、經濟及文化價值,也要仰望星空,關注學生的精神世界和心靈生活,在人性根基處培育真善美,繼承古典教育對人性善和道德美的訓誨。孟子說,“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只有奉行教化的教育才能培養出高度文明的個體和民族,才能使人“精神返鄉”,讓學生堅守善道而遠離暴力。
 
若學生成長中接觸到很多浮躁和野蠻,將更傾向于采用暴力來應對沖突,因此,要改善教育生態以優化他們的發展環境。校園欺凌的暴力本質會阻礙學生的自我發展,教化則盡量去除這種危險和危害,保護其身心安適。教育外部治理是指從制度、立法、社區參與、課程和教師入手,內部治理則直接培育學生的價值觀和行為方式,從文化引導、認知規范、情感疏導和行為塑造入手,雙管齊下、內外兼治,形成共治善治,防患于未然。在整個學校教育體系的努力下,建立一道堅固的“馬奇諾防線”,保護學生遠離暴力的侵襲,從而獲得良好的社會性發展,以此推進個體乃至社會的文明化進程。
 
校園欺凌需要綜合治理,借助政策制度和行政立法,在欺凌發生后,讓施害者承擔法律責任及其他懲罰性后果,然而,此時客觀的傷害事實已經造成。因此,從暴力人性之惡的維度和教育承擔的文明教化入手,是立足學生生命成長和現實生活的源頭防患于未然,是從學校教育的內涵建設上,防范傷害的發生。
 
當然,校園欺凌無法僅靠教育的一己之力來解決,立法和教化雙管齊下,塑造良好的社會風尚,凈化大眾傳媒的價值觀念,完善家庭的教育功能,以及復興教育良風良俗,都能起到一定的化解作用。為保護兒童青少年免受暴力和傷害的權利,學校教育亦要告別語言暴力、身體暴力和精神暴力而不斷走向文明。有效治理校園欺凌,提振民眾對教育的信心,是學校教育義不容辭的責任。
采訪:黃慶麗,青島大學青島教育發展研究院副教授

相關閱讀:

回到頂部

梦幻西游最赚钱副本排行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 秒秒彩的原理 pc蛋蛋怎么玩赚钱快 好运来彩票网址 体育彩票广西11选5 配资在线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必赢客软件使用技巧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吉林快三